弘玈

臉書:呂玟樺
各大社交網站都有在用,基本搜弘玈就行,但會發東西就只有臉書跟這兒啦。
灣家妹子,深陷多個深坑無法自拔,
本職是畫手卻不務正業瘋狂寫文。
畫風清奇/手繪/低產/對磨刀吃刀懷抱深沉的愛/大雜食可逆可拆極少雷/瘋狂挖坑不填坑。
狒狒15諾普ABO長篇同人文《Stand by me 》無限期拖更中,新坑狒狒7依然長篇、腦洞辣磨大的《假如》火熱上架並且也依然拖更!更新的坑《距離》好評(?)上架啦,努力不拖更然而似乎已經註定要BE。非常感謝每個給我愛心評論甚至關注的小夥伴!!!
目前木有電腦,打文發文全靠手機,排版如果有問題還請多包含,and如果有蟲請不要害羞大力地幫我挑出來!

借火

H.J:

  他许久未遇到这般恶劣天气了。


  风斜着吹,雨顺从地斜着飘。这是个被磅礴大雨笼罩着的夜晚,他站在一家杂货店的窄小遮雨棚下,雨水迎着风将他的发浸湿,他抬了抬脚,已感受到鞋中雨水弄湿袜子的难受感。他向后退了一步,恰好倒霉地站在了遮雨棚漏雨的地方,大大一滴雨水——啪,滴上他的蓬松黑发。


  路过的人行色匆匆,偶尔会看到几个没有带伞的家伙,将外套披在头上,在雨中狂奔。身后杂货店关上了灯,老板拿着钥匙走了出来,将门上了锁,随后撑了把深蓝色的直柄伞,在夜色中逃之夭夭。他裹紧外套,低下头看了眼手表——九点整了——他又抬起头,倾盆大雨在馨黄灯辉下犹如雪花飘忽不定,但比雪又略胜一筹,金色丝线,绵绵不断。


  他无聊地掏出口袋中的打火机把玩,但他并不抽烟。


  手指摩挲银白色的金属外壳,黑暗中时不时溜出一团橙色火舌,将他鼻尖照亮,那双灰蓝眸子里映衬着两团小小火光。


  隔着马路,对面是家便利店,店里的一个金发青年勾起唇角望着那个正玩着火的黑发青年后,转身走回超市不知买了什么,就又抱着一大瓶牛奶快步跑了出去。


  “先生,能否借个火?”


  金发青年眯起双眼,他的头发已湿透了。他嘴上叼了根烟,眼中透露着笑意。


  黑发青年浅浅一笑,脸露羞涩地打着了手中的火机。


  他未曾将烟从唇间拿下,只是低下头凑近了他,又伸手将风挡了住。又是雨,又是风,又是黑暗中的火苗,又是他那支烟上的星星烟火。


  “薄荷味。”


  “喜欢么?”


  说着,他递给他一支烟。


  “喜欢。可是……不了。先生,我不抽烟的。”


  “哦?”


  “嗯,我不会抽烟。”


  他微笑着撇过头去,闪躲着金发青年投来的目光。


  “我也喜欢。”


  “喜欢什么?”


  “你耳后的香水味。什么味道?”


  “鼠尾草与海盐。”


  他凑近了他,趁他稍不留神,将他抵在了墙上。


  他猝不及防地与他眼神交错,他故作轻佻,他低头内敛一笑。


  “先生,明天想再见我么?”


  “想。”


  “那就来这儿吧。我每周五都会在这儿,晚餐结束以后,我会出来抽烟,你可以在这里等我。”


  “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很好,下周五见。”


  “下周五见。”


  金发青年转过身去,抱着牛奶装作要离去的模样。


  “Bradley。”


  “怎么?”


  “回来。”


  “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下周五见。”


  “……只是去买盒牛奶,戏都这么多,居然还顺了盒烟回来,还要我配合你这么久。”


  “生气了?”


  “只是觉得你傻。”


  Colin转过身去,朝他们停在路边的车走去。


  “我还以为你喜欢5 to 7!”


  他拉开车门,“只喜欢某个很傻的人。”


  “这么说,你岂不是更傻了。”


  “要不然我又怎么会在这儿帮你开门,还帮你拿牛奶……”


  他们上了车,车门被关上,话语断于此,雨隔绝在外。


  地面积水被雨水拍打起点点涟漪,那雨声淅淅沥沥,恐怕下个一夜都下不完。

评论

热度(53)

  1. 弘玈H.J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