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玈

臉書:呂玟樺
各大社交網站都有在用,基本搜弘玈就行,但會發東西就只有臉書跟這兒啦。
灣家妹子,深陷多個深坑無法自拔,
本職是畫手卻不務正業瘋狂寫文。
畫風清奇/手繪/低產/對磨刀吃刀懷抱深沉的愛/大雜食可逆可拆極少雷/瘋狂挖坑不填坑。
狒狒15諾普ABO長篇同人文《Stand by me 》無限期拖更中,新坑狒狒7依然長篇、腦洞辣磨大的《假如》火熱上架並且也依然拖更!更新的坑《距離》好評(?)上架啦,努力不拖更然而似乎已經註定要BE。非常感謝每個給我愛心評論甚至關注的小夥伴!!!
目前木有電腦,打文發文全靠手機,排版如果有問題還請多包含,and如果有蟲請不要害羞大力地幫我挑出來!

[翻译][FF15 Kingsglaive]Dark at Night 11[Nyx/Noctis]

Rose of Shaerrawedd: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685958


授权见01








Summary:


一位战友的死让Nyx开始重新审视他和Noctis的关系。Noctis对此则有不同的看法。


 


 


 


11. The Prince and the Pawn


 


 


 


“……打从一开始,我们就是消耗品。”


 


Crowe一直说个不停,手臂随着她的话语激动地挥舞,眼眶通红,强忍着泪水。Nyx任由她发泄。面对失去战友的痛苦,他们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然而近来这种事情发生得过于频繁,终于击碎了Crowe平静的伪装。到了最后,她筋疲力尽地喘息着,对于这视人命如草芥的制度,她的怒火已经消磨殆尽。


 


在安静了一会儿之后,她向Nyx的身后瞟了一眼,表情忽然变了。她的脸上掠过愤懑的神色,但还有些别的什么,像是一丝了然。Nyx循着她的视线,看见Noctis站在门口。他的心沉了下去。他向Crowe投去一个恳求的眼神,而她已经无话可说,也没有多余的怒火留给Noctis这个完全置身事外的人。她捏了捏Nyx的肩膀,转身走开,用手臂擦去脸上的泪水。


 


“你不该来这儿。”在脚步声消失后的片刻沉默中,Nyx开口说道。


 


Noctis小心地踏进房间。平日里这个开放的空间是国王之剑的训练场,但他们此刻尚在哀悼中。“我听说了你们的伤亡情况……我担心你会不会出什么事。”


 


“是啊,显然我没有。”


 


自己脱口而出的生硬回答让Nyx倍感沉重。Noctis的闭口不语更是雪上加霜。他们好一会儿都没有开口,那是漫长而痛苦的一段沉默。


 


“不是她说的那样……”Noctis小声说道,“你们不是消耗品。”


 


“你自己出去看看就不会这么说了。”


 


他们是战场上的小卒,为了全局战略可以随意牺牲,用他们的尸体筑起一道保护国王的高墙。国王之剑从始至终都是一个陷阱,免除他们的饥饿和贫困,却让他们为统治者的一个想法献出生命。最好笑的是,他们全都自愿跳进这个陷阱,为了自己也将信将疑的东西甘心受死。他们真是个笑话。


 


Noctis向他伸出手,但Nyx匆匆一耸肩,避开了他轻柔的触碰。Noctis向后退去,低头盯着地板,想要找个办法来安抚他。但他不需要安抚。他想要改变,想要为自己活一次,他需要一个值得依靠的东西,值得为之而死的东西。他不知道路希斯王室是不是值得。


 


脑子里较为理性的部分提醒他,只要再过一个星期,一个月,或者天知道多久,度过这段悲痛的日子,他便可以把这一切抛在脑后。他会忠诚地执行命令,因为他的工作、魔力和一切都是国王给的。他会想起是此刻令他如此痛恨的路希斯王室给了他Noctis,只为了这一个理由他就可以去死。但现在他想不到这些。他想到今天那位死者,想到他们被徒然挥霍的生命,想到他们的亲朋与挚爱在冰冷的遗体前哭泣。他想,Noctis绝不能遭受这样的命运。


 


“我不能再见你了。”


 


房间里的空气变得冰冷。Noctis的脸上血色尽褪,他的眼眸在漆黑的发丝下激烈地燃烧着。


 


“你说这种话只是因为……”


 


“Crowe说得对。我们是消耗品。而你是无价之宝。总有一天我会死在战场上,我的死会毁了你。我不能给路希斯留下一个残缺的国王。”


 


他的每一句话都让Noctis备受打击,好像接下的不是话语而是他的拳头。好像Nyx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在摧毁他,直到将他掏空,再也流不出一滴血泪。他的这副样子让Nyx后颈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你……你只是……”Noctis想要辩解。他的声音脆弱得像一张纸。


 


“我不是。”


 


Noctis瞪着他,表情难以言说。反正我们也不会长久,Nyx在一片静默中告诉自己。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大家都会说“我爱你”,但光靠爱不足以维持一段关系。Nyx一点都不相信它,Noctis也一样。


 


忽然之间,王子生气了。他先前那悲伤而无助的神色消失无踪,咬紧牙关,眼中闪耀着光芒。伴随着一道蓝色的残影,他瞬间出现在Nyx面前,猛扑向他的胸口,将他推了个踉跄。


 


“我很抱歉你失去了朋友,好吗?”Noctis冲他大喊。“抱歉这场战争还要持续那么久,抱歉它让所有人都损失惨重,抱歉我们为了自由必须打这场仗,你要是不同意那我真是遗憾极了!但你不能就这么从我身边逃跑,不管用什么借口都不行。”


 


“这不是逃避,Noct。”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去你的不是逃避!”Noctis又推了他一下。“每天都有坏事发生,我也很难过,但你不能因为害怕就放弃你人生中所有的好事!”


 


“我不是害怕,我是想面对现实……”


 


“为什么?因为你突然觉得这样比较方便?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一点现实可言,但我们坚持了这么久,现在你突然又觉得‘面对现实’比跟我在一起更重要了?”


 


Nyx没办法面对他的目光,于是低头看着脚下的地面,想找个办法让Noctis能听进他的话。但不情愿的行为往往收效甚微。他一点都不想这样。当然不想。他不想离开他,不想告别那些彼此陪伴的白天和分享亲吻的夜晚,还有那些不会轻易吐露的爱意。但他更不想战死沙场。他不愿想像Noctis站在他父亲的王座旁,听着Drautos报告阵亡名单,在“Nyx Ulric”出现的时候假装自己的世界没有崩塌。


 


Noctis抓住他的手臂,手指深深陷入他制服的衣料里,想要在Nyx的执意回避下捕捉到他的视线。“我知道你难过,”他低声说着,先前所有的愤怒好像都一下子泄了气,“我只是想帮帮你。”


 


“你帮不了我。”


 


Nyx知道自己不该看他,但他还是抬起了头。他知道一旦看见那纯真而明亮的双眼,他就再也无法离开。那就是他的整个世界。就算他知道离开是更好的选择,就算他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伤透对方的心,只要他看向那双眼睛,让它赐予自己长久以来渴求的平静,他便是它永远的俘虏。他抬起了头。现在他是他的了。


 


Noctis向前一步,环抱住他,让他的额头靠在自己肩上。“至少让我试一试。”他说。Nyx想,这就是他们今生唯一能做到的事。这是一个秩序无处可寻的世界,但愿他们能在这混沌中找到一条出路。


 


他回应了Noctis的拥抱,倚靠在他身上。他已经厌倦了为战斗的意义寻找答案。Noctis就是他的答案。








----------------------------------------------




上周末回了趟家结果一回来就感冒了,每天晚上在床上挺尸……感觉特别不好意思,周末我尽量多翻两篇

评论

热度(62)

  1. 弘玈Rose of Shaerrawed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