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玈

臉書:呂玟樺
各大社交網站都有在用,基本搜弘玈就行,但會發東西就只有臉書跟這兒啦。
灣家妹子,深陷多個深坑無法自拔,
本職是畫手卻不務正業瘋狂寫文。
畫風清奇/手繪/低產/對磨刀吃刀懷抱深沉的愛/大雜食可逆可拆極少雷/瘋狂挖坑不填坑。
狒狒15諾普ABO長篇同人文《Stand by me 》無限期拖更中,新坑狒狒7依然長篇、腦洞辣磨大的《假如》火熱上架並且也依然拖更!更新的坑《距離》好評(?)上架啦,努力不拖更然而似乎已經註定要BE。非常感謝每個給我愛心評論甚至關注的小夥伴!!!
目前木有電腦,打文發文全靠手機,排版如果有問題還請多包含,and如果有蟲請不要害羞大力地幫我挑出來!

[翻译][FF15]Dark at Night 10.1[Nyx/Noctis]

Rose of Shaerrawedd:

朋友们!我来为你们假期后第一天的工作和学习生活做一点微小的贡献。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5418/chapters/21313535


授权见01








Summary:


为什么他经过数月的焦虑折磨,结果依然等来这冷酷无情的宣判?为什么他对Regis陛下单纯的敬爱之情会蜕变成现在这种纯粹的、极度的恐惧?


 


“你和我儿子在一起多久了?”


 


 


 


10. Invited to Die


 


Chapter 1: The Trial


 


 


 


他一直都那么小心谨慎。连平素一贯行事冒失的Noctis在这件事上也一直那么小心谨慎。他们都知道,一旦被发现,这就是一桩没法收场的皇室丑闻,虽然不至于令他们放弃这段地下恋情,至少也要保持高度警觉状态。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事。不管是王子最信赖的朋友还是Nyx的同袍兄弟们,没有任何人知道。绝对没有。


 


所以,为什么此刻他会行尸走肉般地站在王座厅正中央?为什么他经过数月的焦虑折磨,结果依然等来这冷酷无情的宣判?为什么他对Regis陛下单纯的敬爱之情会蜕变成现在这种纯粹的、极度的恐惧?


 


“你和我儿子在一起多久了?”


 


国王开口的那一刻,他的专业态度立刻崩塌,速度之快简直可笑。在接到国王陛下召见的通知时,他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想想自己真是蠢,国王钦点某个特定的王剑成员单独见面,还能有什么事呢?这个特定成员还正好背着他跟他儿子鬼混。蠢透了。


 


Regis沉默地坐在王座上,距离Nyx万里之遥,仿佛一尊神祇,随时要从天堂向他降下制裁之拳。Nyx如梦初醒地发觉他在等待着什么,也许是希望他否认。他是很想否认,但他知道这毫无意义。就算国王在见到他之前并没有绝对的把握,此刻Nyx脸上的表情也足够说明一切了。他想张嘴说话,却感觉好像嘴里塞满了棉花,下巴不听使唤,试了好几次才成功找回自己的声音。


 


“四个月了,陛下。”话一出口,听上去就像一张干巴巴的砂纸。


 


“竟然不打算否认?我简直有点感动呢。”


 


Regis扬起眉毛,手指敲打着王座的扶手,显然是在考虑让他怎么死。到时候肯定是一塌糊涂,Nyx想。他觉得自己体内的血量已经不够制造血腥命案现场了。寒彻心扉的颤栗让他几乎保持不住王剑的标准站姿,也许趴下才不会显得挑衅,但面对王者的震怒,站着会让他感觉安全些。


 


在这整件事中最可怕的是,一切都那么平静。Regis生气的时候并不会大吼大叫。他只是照平常那样说话,非常缓慢,非常从容,每个字都掷地有声,愉快地向听者承诺着无止境的折磨。他的愤怒并非随性而至,而是包含着精心算计的、为他的罪行量身定制的惩罚。Nyx先前害怕国王要砍他的头,现在他忍不住担心起了自己身上的其他部位。


 


“你难道不知道,王室成员的下属严禁与该王室中的任何成员发生感情关系?”Regis温和地问道。


 


“不,陛下,我知道。”


 


“所以,你并非偶然触犯了这条法令,而是明知故犯?”


 


“不——不是这样的,陛下。”


 


“不是?”Regis从王座上俯下身,他的声音非常低沉。“那么,请务必告诉我你的理由。”


 


天哪,Regis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了结这一切。等待是一种煎熬,但他想这就是Regis的目的。他早说什么来着,万一被国王发现,等待他的将是缓慢而痛苦的死亡,是的,现在就是这么痛苦。Regis会逼迫他毫无保留地说出一切,以此来羞辱、控制、摧毁他。Nyx没有反抗的余地。那毕竟是他的国王。


 


“我,嗯……”将这话说给Noctis以外的任何人听都让他感觉不对劲。这是只属于两个人的世界,只要不为外人所知,就是他们之间永恒的隐秘珍宝。


 


“那么你是另有所图?”Regis再次质问他,“你大概是想骗取我儿子的信任,得手之后就能利用和控制他?也许还可以勒索他?借他来实现你的目标?你是不是觉得爬上真选之王的床,就能一步登天了?”


 


“绝不是这样!”Nyx叫道,“我爱您的儿子!因此才不顾法令的约束。不管要被您如何治罪,我都不会后悔我们的决定。如果时间倒流,我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陛下。”


 


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帅极了。虽然已经吓破了胆,他依然不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也不会后悔。唯一令他悔恨的是这段好时光就要到头了,他多半会因为傲慢无礼而被公开处决,在路希斯的历史书上作为“那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国王之剑”遗臭万年。Regis嘴角的抽搐让他明白,这个结局很快就要降临,其速度也许超过他的预期。


 


他身后的大门吱嘎一响,将国王的注意力从当场处刑转移到王座之间那两扇闪亮的门扉上。“啊,”他从王座上站起身来,“你的守护神来了。毫无疑问,是来为你的性命求情的。”


 


Noctis上气不接下气地冲了进来,Nyx简直不敢看他的眼睛。刚才的发言已经让他完蛋了,他很肯定假如此刻多瞟王子一眼,自己一定会当场变成一团血淋淋的肉泥。如果注定要惨死,他希望Noctis不用目击这个过程。


 


“责任完全在我,”Noctis说,“不是他的错,我——我强迫他……”


 


哦,就算知道这是谎话,听到他以为自己可以强迫Nyx还是让人觉得好可爱。要不是事态紧急,王子声音中也充满绝望,这场闹剧简直要让他笑出来了。国王缓缓步下楼梯,姿态威严,没有丝毫破绽。就算他手中只有一把拐杖,Nyx感受到的死亡威胁也跟在暗巷里偶遇一只冬贝利一样真实。


 


“不要侮辱我的智商,Noctis,”Regis不耐烦地说道,“也不要侮辱你情人的诚实。对于你们那些小小的‘冒险’,他可是非常乐意地向我全盘托出了。”


 


Noctis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他没想到Nyx连说个谎为他自己争取点时间都不肯,也没想到父亲真的会做这种事,甚至没想到他真的会发现这件事。他支吾了半天,死盯着地板想找些借口,让两人都逃过这一劫,但他能想到的只有向Regis求情,希望他放下国王的面具,记起父亲这个身份。


 


“爸,我知道你很生气……”


 


“生气?”Regis尖刻地笑了一声。他此刻已经来到了二人之间。“我的心情远不止愤怒,Noctis。我对你很失望。”


 


Noctis仿佛遭到迎头痛击,他退后一步,脸上的表情令人心碎。Regis的愤怒根本无法与此刻Nyx胸中燃起的怒火相提并论。他上前一步,想要维护Noctis,但Regis扬起一根责难的手杖,尖端随着接下来吐出的每一个字轻点他的胸口。


 


“所以,”他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哦天哪该来的就要来了——


 


“……此刻我宣布”——死刑判决,是的,他知道时候到了,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


 


“……你”——必须死,必须极其惨烈地死在你所有的亲朋好友面前——


 


“……受邀参加晚宴,周六晚上五点。请你准时出席,Ulric先生。”


 


Nyx紧紧地闭着眼,徒劳无功地想要抵挡即将降临的恐怖命运,因而相信自己一定是为了逃避现实而产生了幻听。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发现国王一脸阳光灿烂,刚才那沉静的怒火已经完全消失。


 


“要是我能把你们这表情拍下来,”他笑道,“传个在线视频,你们肯定会变成——叫什么来着——网什么红[1]?”


 


Noctis和Nyx一样完全石化了。发现自己不是唯一一个手足无措、惊魂未定的人,这感觉好像有点欣慰。


 


“但刚才的话也不全是假的。”Regis对Noctis说道,“我的确很失望,因为你居然瞒着我。你跟一个年轻帅气的王剑骑士约会,却认为不能告诉我,这真的让人很失望。但这大概是我自己的错。”


 


Regis叹了口气。Noctis的石化还没有解除,因此并没有反驳他。国王陛下来回打量着他们俩,终于爆发出一阵大笑。


 


“看来我给你们两人都留下心理阴影了。不管怎样,你确实需要接受一番‘敢欺负我儿子我就杀了你’的教育。周六,下午五点。”他对Nyx说,“到时候我会正式给你上一课。”


 


Nyx膝盖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上。刚才那样还不算正式?“不过,你们躲避媒体的本事还是让我吃了一惊。”Regis又转向Noctis,“反侦察能力相当不错,孩子。但如果我不知道你交了男朋友,又怎么能跟他分享你那些丢人的童年趣事呢?”


 


这句话结束了Noctis的静止状态。他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的父亲,声音中带着绝望:“你说真的吗?”Regis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但并没有收回先前的话。


 


“你也陪他一起来吧,”抛下这么一句话,他转身向门口走去,“你们有很多事要告诉我,我也要享受一下做父亲的乐趣。记得别迟到。”


 


他就这么离开了房间,留下王座厅里的两个人。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Nyx忽然猛吸一口气,吓了Noctis一跳。他刚刚才发现自己一直憋住呼吸,不由得弯下腰,一只手按住胸口。


 


“我要犯心脏病了,”他喘息着,“这到底什么情况?!”


 


Noctis在一边扶住他,抚摸他的后背,不住地道歉。要不是这样,他一定会昏过去……也许现在也依然会昏过去,这很难说。


 




 


TBC.


 


注:


[1]. 原文是make it one of those me-me。努力追赶潮流的老年人Regis不知道meme应该怎么读……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