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玈

臉書:呂玟樺
各大社交網站都有在用,基本搜弘玈就行,但會發東西就只有臉書跟這兒啦。
灣家妹子,深陷多個深坑無法自拔,
本職是畫手卻不務正業瘋狂寫文。
畫風清奇/手繪/低產/對磨刀吃刀懷抱深沉的愛/大雜食可逆可拆極少雷/瘋狂挖坑不填坑。
狒狒15諾普ABO長篇同人文《Stand by me 》無限期拖更中,新坑狒狒7依然長篇、腦洞辣磨大的《假如》火熱上架並且也依然拖更!更新的坑《距離》好評(?)上架啦,努力不拖更然而似乎已經註定要BE。非常感謝每個給我愛心評論甚至關注的小夥伴!!!
目前木有電腦,打文發文全靠手機,排版如果有問題還請多包含,and如果有蟲請不要害羞大力地幫我挑出來!

[翻译][FF15 Kingsglaive]Dark at Night 08[Nyx/Noctis]

Rose of Shaerrawedd: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02119


授权见01


 


 


 


Summary:


那目光锐利而炽烈,就像风暴中的大海……他不知道这想法有多么诗意,但他想这就是事实。


 


 


 


08. Like Poetry


 


 


 


“我遇到了一个危机。”


 


“Shiva的咪咪啊,你这一周到底要遇到几次危机?”


 


Noctis悲伤地看着他。遵循死党法则,Prompto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他看上去不那么悲伤。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他合上手提电脑,正襟危坐,摆出准备倾听的姿势。“你的心理医生现在可以见你了。”


 


他还没来得及把那块想象中的门牌翻到“OPEN”,Noctis就开了口。“你知道,我最近在跟一个人约会……”


 


“是啊,神秘男。”因为“神秘的男朋友”太长,他给那人起了个简称。考虑到Noctis近期提起他的次数,Prompto正在考虑将它进一步缩短。这几天来他日常词汇量的一半都耗在了给“神秘的男朋友”开发新代号的用途上,还没见面,他已经开始讨厌上了那个人。


 


“对,就是他。”Noctis继续说道。“我得跟他分手。”


 


“等等,你说什么?”


 


Prompto一下子把他所有的不爽都塞进了地下室的垃圾桶,蹭地一下站起身来。“不行,你不能这样。”


 


“我以为心理医生应该保持客观态度?”


 


“你怎么突然就要分手了?”Prompto打断了他,“昨天你还花了两个小时充满诗意地赞美他的眼睛。你。念诗。你!想想看!”


 


“那他的眼睛确实是很美啊。”Noctis悲惨地说道。


 


Prompto猛拍一下他的肩膀。“所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问题就是,我不知道,我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我觉得我好像有点怕他……”


 


“等等,等一下,怕他是什么意思?他对你动手了吗?要是他伤害了你,我会杀了他,Gladio会杀了他,Ignis会真的杀了他,等我们干完这票之后他身上唯一神秘的地方就是应该去哪抛尸。”


 


“不,不,不,你说什么呢?不是,完全不是那样,我只是……”


 


Noctis做了个深呼吸,在房间里来回转了几圈,最后坐在Prompto的地毯上。“最近有些事情不太对,我不知道具体该怎么说,他没做错任何事,是我的问题,只要在他身边我就会感觉……很奇怪,比如说,我的身体会自己做出反应……”


 


“好的,朋友,我们确实是朋友,但是有些事情我真的不想知道。”


 


Noctis对他扔了一个靠垫。“不是那种反应。我的意思是……如果在大厅里看见他,我忽然就喉咙发紧?他向我走来的时候,我会浑身冒汗,感觉有人一拳打在我胸口?还有,看见他的笑容会让我紧张得想吐,这到底什么情况?他从没伤害过我,但在他身边我就感觉浑身难受。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要是一直这样的话我就没法和他在一起,对吧?不管‘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对吧?”


 


Prompto把靠垫扔回地毯上,从沙发的边上向他俯下身。“Noct。兄弟。你傻了吗?这根本不是怕他,你是爱上他了,好吗?”


 


Noctis抓紧靠垫,说不出话来。他瞪着Prompto,好一会儿之后,才跌坐在椅子上,好像双腿失去了知觉。Prompto的话像一股引力,深深地刻进他的脑海,强迫他认清自己的想法。仿佛永恒般漫长的时间过后,顿悟令Noctis脱口而出:


 


“哦,该死。”


 


他想到这一个星期,他被这些不知名的感受搅得心烦意乱,只能跑去Prompto的模拟心理诊所把一切都向他倾诉出来。他和Nyx在一起已经好几个月了,因为Nyx无论如何都认为对王子做这种事情会害自己人头落地,他们便没有公开关系。他们的关系从最开始玩笑般的调情逐渐变得更加亲密,慢慢接近一段认真的感情。在这段相处的时光中,多得是不同寻常的事:贿赂餐厅经理,让他对他们的烛光晚餐只字不提;悄悄溜进空无一人的王宫走廊,在围墙边热烈地亲吻;将Nyx的执勤时间表安排在夜间,让他可以在巡逻时路过王子的房间,在丝质被单下做一些糟糕而美妙的事情。


 


Noctis喜欢他。非常喜欢。他喜欢和Nyx一起违反各种规矩,更喜欢看到Nyx也和他一样为这种避人耳目的幽会感到兴奋。他喜欢Nyx偷偷带他出城兜风,去那些安保部门永远不会允许他靠近的地方。他喜欢与Nyx在一起,那么安全又那么危险。他喜欢这种矛盾感。他喜欢被Nyx触碰过的皮肤微微发热,喜欢他的胡渣刺痛自己的脸,更爱他嘴唇的触感。他爱和他并肩坐在黑暗中,爱将自己所有的恐惧对他和盘托出,爱他让自己将它们都抛到脑后。他甚至爱着自己在他制服胸口流下的眼泪,因为人生艰难,一切都那么艰难,但Nyx不在乎,而这对他意义重大。他爱着Nyx在他痛苦时轻抚他的头发,他爱着……他爱着他……


 


是的,他爱他。


 


Noctis突然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他看看Prompto,想从他那儿得到一点指导。Prompto露出一个微笑。“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


 


 


 


----------------------------------------------


 


 


 


眼下这种感觉才叫做害怕。他终于知道其中的差别了。双手不停颤抖,心跳得飞快,浑身冒汗,该死,为什么他总在冒汗?万一事情发展不如人意怎么办?可能他说出口的话Nyx并不想听,要是Nyx不爱他怎么办?这重要吗?没关系,就算得不到回报,Noctis也依然爱他。这句话里他哪怕能相信一个字,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紧张了。


 


“我的天哪,孩子,你看起来就好像刚刚在克洛小窝的后巷里发现一只冬贝利。”


 


那阵轻笑让Noctis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每一次听见Nyx那从胸腔里发出的低沉笑声,Noctis都会忘记如何呼吸。在看清他的表情时,Nyx声音中的轻松消失了。他的骑士皱起眉头,加快了脚步。


 


“出什么事了?”


 


该死,他看上去到底是什么样,才会让对方做出这种反应?Noctis低着头,想让自己镇静一点,他的脸颊滚烫,手心冰冷。Nyx的双手落在他肩上,轻轻引导他在喷泉的边上坐下。王宫的后花园是他们的秘密基地,每当想要避人耳目的时候,他们总是约好在这处隐秘的天堂相见。Noctis从未想过,有一天他想要躲开的人会是Nyx。


 


Nyx用双手捧住他的脸颊,让他抬起眼睛,与自己视线相对。那目光锐利而炽烈,就像风暴中的大海,而Noctis是茫然无措的溺水者,狂风席卷着暴雨将他吞没,他将永远沉入那咆哮翻腾的浪花之下。他不知道这想法有多么诗意,但他想这就是事实。


 


“你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Nyx说。


 


Noctis摇摇头,按下心中的焦虑。就算是在这满心惶恐的时候,他也能体会到Nyx带来的安全感。虽然这种恐慌是因Nyx而起,他的触碰依然能带来安慰。他向六神祈祷,但愿自己说出的蠢话不会毁掉这一切。


 


“我有事想告诉你。”艰难地挤出了这句话,他简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他最后一次咽下自己紧张的情绪。“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对我来说不是,但……但是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想。我知道我们说好不需要那么正式,但是……我……”


 


他感觉到自己的决心正在一点点烟消云散,但现在已经不能回头。Nyx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明了之情,他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不知怎的,他总是预先就能明白一些连Noctis自己都没弄懂的想法。他想要狂奔,大喊,或者就地死了算了。也许他的恐惧最终会导致这样的结果。或者也不是恐惧,而是藏在他心底最深的角落的一丝希望。不管怎样,他最终都鼓起勇气开了口。那句话来得如此匆忙,他好像是被它堵住了胸口,说出来才能恢复呼吸。


 


“我爱你。”


 


对方沉默了很久。他能做的只有等待。祈祷。注视着那双能向他道尽一切或者不发一语的眼睛。无声地请求他不要因为自己的告白而离开。这沉默愈发漫长,他未说出口的渴望也愈发恳切。泪水刺痛他的眼底,嘲笑他是个不切实际的蠢货。他低下头,竭力不让它们流出眼眶。


 


“嘿。”


 


Nyx又一次抬起他的脸,手指捏住他的下巴。他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是Noctis最喜欢的那一种。Noctis一下子就忘掉了一切。那笑容那么微小,却仿佛诉尽衷肠。嘴角轻轻的上扬可以包含如此简单又复杂的情绪,总是令他心醉神迷。Nyx的手指划过他的下巴,当他开口时,那双眼睛闪动着温暖而真诚的光辉。


 


“我也一样爱你。”


 


“你不会是随口敷衍我吧?”Noctis问道。他的声音哽咽,心脏快要跳出胸腔,是想要亲吻他还是揍他一拳,他自己也不知道。


 


“知道吗,就算你是王位继承人,也别想让我奉承你,专挑你想听的话来说。不,我可不是随口说说的。谁会随便说出‘我爱你’这种话呢?你这个小傻瓜。”


 


他弹了一下Noctis的脑门,温柔地笑着。Noctis心中千言万语化作一股难以名状的感情奔涌而出。他扑进Nyx的怀里,差点把他推倒在草地上,环抱住他的手臂被自己的力量勒得发疼。他把脸埋在Nyx肩头,一遍又一遍地向他倾诉。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而Nyx每一次都做出了回答,抚摸着他的头发,紧紧地拥抱着他。


 


“我也一样。”


 


----------------------------------------------


 


本篇是作者的personal favorite……但是译者感觉这个糖分含量过高,受不了了!我要去看几篇虐文来中和一下……


 


另外前几天买FF14的设定集送了两个宠物,我和小伙伴都没有国际服的号,所以分享一下兑换码,有人需要的话就直接拿走吧,用掉了留言说一声就行。感觉14跟15的受众应该挺重叠的?

评论

热度(64)

  1. 弘玈Rose of Shaerrawed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