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玈

臉書:呂玟樺
各大社交網站都有在用,基本搜弘玈就行,但會發東西就只有臉書跟這兒啦。
灣家妹子,深陷多個深坑無法自拔,
本職是畫手卻不務正業瘋狂寫文。
畫風清奇/手繪/低產/對磨刀吃刀懷抱深沉的愛/大雜食可逆可拆極少雷/瘋狂挖坑不填坑。
狒狒15諾普ABO長篇同人文《Stand by me 》無限期拖更中,新坑狒狒7依然長篇、腦洞辣磨大的《假如》火熱上架並且也依然拖更!更新的坑《距離》好評(?)上架啦,努力不拖更然而似乎已經註定要BE。非常感謝每個給我愛心評論甚至關注的小夥伴!!!
目前木有電腦,打文發文全靠手機,排版如果有問題還請多包含,and如果有蟲請不要害羞大力地幫我挑出來!

【FF15】【欢乐向强行逻辑死HE】这大概是一个,暴力奶拯救星球的故事(

暮:

神凪大舅子和女将军月亮(。梗出自菽苯花太太,整理了一下和菲儿开的脑洞(
标题想了一堆但都放弃了(
例如,被嫌弃的菜逼真王的一生/我的神凪是个男人是否搞错了什么/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瞎眼/当今社会被逼婚青年现状/学医还是能救路西斯的只要你不是圣父/不砸水晶就没有新Eos/论暴力奶的职业前景与规划/封建迷信要不得(。
拖了好久啊这个……活生生拖到了过年(。
再说想想大过年的,还是阖家欢乐一下好一些,年后再(你


祝大家新年快乐~~~

依旧段子集(
注意,暴力奶大舅子…真的,超暴躁(
 电影+游戏
没有文风,全员OOC到崩,非常非常有病和烦
【强行逻辑死】
而且有很多地方和原作很大出入
我不管,大过年的,我就要写砸烂破石头,强行全员活下来,逻辑死甜饼HE(
自己觉得莫名看出了大舅all的感觉(大舅翻身做主(
天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
【注意,中间开始画风突变,不要被前面努力装作正经的样子骗了(。】
捏造人型Umbra出没(


“为什么要让我当神凪”
Ravus小时候听到自己被选中感到诧异,明明之前的神凪都是女性
“王和神凪是相伴的,这一次的王是两千年来唯一一个被水晶选出的真王,你也是唯一一个男性神凪”
母亲耐心的解释道
“那真王是谁?”
“Lucis王国的Noctis殿下,他上次来的时候只有Lunafreya在,是个很好的孩子”

Ravus16岁这年,Noct受伤再次来到了Tenebrae
Luna在当初就因为好奇来找他,现在两人更是多年未见的,Luna有时也和他说一点神凪和王的事


Ravus这次也在吉尔花海中见到了Noct,Luna正在给他做吉尔花冠,他好像还和自己妹妹很开心的样子
虽然妹妹看起来很开心,可是说真的,那小子还没Umbra帅
“啊,哥哥!”Luna高兴的挥着手
Noct转过头,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大哥哥一脸不悦的走过来
“真王…就是你啊”
Noct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用很蔑视的眼神看了一遍,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点头答是

回到宫殿,Ravus拿出《创星记》,给Noct讲解着神凪和真王的使命
“我…做得到么”Noct听完露出了没有信心的表情
Ravus再次打量了一下他
眼神,太温和了
表情,太易懂了
身板,太纤细了
颜值,总是一副没洗脸的样子,还没Umbra好看
做个人没事,要当王,还是真王
“我也觉得这种事太勉强你,算了你还是别当了,没戏的”
Noct一时间愣住了
“我…我当给你看啊!这么瞧不起我!”

“为什么我要辅佐这个菜逼真王,为什么我妹妹看起来还很喜欢他”
后来,Ravus和母亲说起了这个事
“我不想干了,我要辞职”
“不行,你是神凪,神凪和王,必须常伴左右”
“神凪的人权呢?”
“如果你是个女孩子,你估计就想和王子结婚了”
“你是说Lunafreya真想嫁给他?那小子还没Umbra好看啊!她到底在想什么!”

最后,Ravus还是履行了神凪的义务,之后的日子里也一直在监督Noct
然而Noct觉得这个人根本不像Luna说的那么温柔
“我不做王了大舅!”
“菜逼真王你叫我什么!给我滚回来,我都可以为了你这个菜逼不辞职,你居然想不做王!”
“难道你要让我妹妹嫁给一个废王么!我给你说你这个王当定了!我妹妹是要当皇后的!就算是为了我妹妹你也要把这个王座给我坐下去!”
“你们Lucis家两千年就出你这么一个!你还想让我妹妹陪你吃泡面?做梦!”
说了一通后Ravus还是尽量冷静了下来,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和些
“我问你,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妹妹么”
Noct埋头不答话
“配不上对吧!你也知道配不上啊!那你还不努力!”
Noct,今天也依旧打不过神凪大人

之后,由于Tenebrae被Neflheim帝国吞并,神凪也被帝国所掌握,原本的神凪Sylva被软禁,Ravus在帝国的监视下成为了最年轻,且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的男性神凪
Lunafreya为了哥哥和母亲选择了和帝国合作,凭着自身的实力也渐渐成长为Neflheim帝国最年轻的的女准将,和同僚的Aranea关系很好

在被帝国那些年里,由于Ravus被监视,两人的联络只能靠Umbra传递日记本
今天Umbra来了,他就像Ravus一样抱着手臂看着Noct,手里拿着日记本
“Ravus殿下要我转告你不要再摸鱼了”
说完将笔记本递给Noct,虽然Noct觉得他的动作幅度大的像是想要砸在自己身上,可能这个动作也是从Ravus那学来的

实际上,每次Umbra来的时候Noct都会很害怕,他小心的打开日记本
“Noctis殿下,好久不见,听说你最近考试又挂了,体能也还是不怎么样,连你们Lucis一族的力量都运用不好”
“Lunafreya已经成为帝国最年轻的女准将了,可能不久就要当将军了,你配不上我妹妹的,放弃吧”
Noct意料之内严苛的话语……
依旧是认真的在日记本上写到“感谢您一直以来的监督,我会继续加强修行”
于是,在Ravus的督促下,Noct早早的就开始了作为真王的修行,历练自己

十二年后
架空Lunafreya的权利顺便击垮Lucis,Neflheim帝国的Ardyn宰相提议让Noctis和Lunafreya结婚,Ravus自然也一同来到了Insomnia

Insomnia街道,Nyx和Drautos一起来到了Neflheim帝国的车旁
看着车里那个一脸严肃的男人,Nyx心想如果是个姑娘就好了
不过他还是请司机下车,对里面的神凪大人说了句“王子殿下”

“Tenebrae国的王子殿下,Ravus”
随着传唤者的声音,Ravus走进了Lucis王国的王座之间
“好久不见了,Regis陛下”
他礼貌性的说道
“是啊,太久了”
“Noctis…王子,不在这?”
“是的,他们不在这”
Regis看到他眼中依然留有努力隐藏着的怨恨,微微低头叹气
“12年前的事…我很抱歉,Ravus,你一定一直怨恨着我们,可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我的儿子,帮助他……”
“陛下,不管我去哪都有帝国监视”Ravus果断的说道
“我的职责是帮助王子并完成他的使命,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改变”

欢迎仪式上,Lunafreya望着远处的两位国王,Ravus拍拍他的肩
看着自己妹妹因为职务辛劳而有些消瘦的身体,他微微屈膝,让自己能与妹妹平视,对上她和自己一样的灰蓝色眼睛
“一切都会没事的,Lunafreya,相信我”

不过Nyx和Ravus聊得很投缘
“我的妹妹可是女将军,居然看上一个菜逼真王”
Aranea找自己妹妹来一起去吃东西,Ravus也和一旁守卫的Nyx聊了起来
“王子殿下可没您说的那么不堪”
“我家狗都比他帅,他配不上我妹妹”
“……殿下我懂,没有人配得上她们”
也有妹妹的Nyx瞬间明白了Ravus的心情
“不过这个发饰”Nyx拿出一个精致的发饰
“这是他们打算送给您妹妹的,那天我们要去执行的队员临时有新任务,再准备出发时您和您妹妹就已经来到Insomnia了,所以一直没送出去”
Ravus接过来前还是仔细检查了下
“那我先替她收着了,谢谢”

“那个菜逼真王不知道现在在哪,应该还活着吧,要是死了可就完不成使命了”
欢迎仪式结束后,Ravus看着满月
“Lunafreya…真的没问题么…”
“你在向那个神祈祷,你,命运的囚徒,放弃你的祈祷吧,神不会听的”
“Glauca将军,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Ravus转身皱眉,谨慎的问道
“你这么聪明,肯定不会相信这次和平谈判,真可惜你见不到你妹妹挚爱的Noctis了,你还有别的使命”
“开什么玩笑!”
Ravus想抽出剑才想起剑已在入场时被收走,早在周围埋伏的魔导兵也围住了他

Nyx冲进王座之间
“城墙以南20英里,帝国的军队的部队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而且他们劫持了Ravus殿下”
听到这句话,Regis转为愤怒
“Nyx·Ulric,国王之剑多久能部署?”

“救王子,阻止Niflheim的飞艇,这就是我们这次的任务,他们是不会轻易把王子交出来的!”
Nyx向国王之剑下达命令后,随后他们也成功潜入帝国飞空艇
“找到神凪大人了么?”
Nyx一手按住耳机的小心潜入着
“我应该是找到他了”
一个王剑成员回复道
“有一扇门有守卫,两个魔导兵看守,我该——”
他还没说完,那扇有守卫的门被人踢开,白衣的男人拿着从守卫身上抢来的剑就从里面砍着魔导兵出来了
“…………”
“怎么了,汇报情况?”Nyx着急的问道
白衣的男人也看到了他,“你就是被派来救我的?
“……Ravus殿下找到我们了”

“等等,这是个圈套!”
Nyx赶到Ravus附近,他身后的Ultros正想伸出自己的章鱼须抓住他,刚伸出来就被Ravus一剑砍断
“殿下,你是诱饵!我们来到这里,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两人一边抵抗着追兵一边往外跑,Ravus的剑术比Nyx想象的好太多
“Nyx,我们走!”
跑出平台后,Ravus将Nyx也一并拽进旁边的飞空艇,躲过了爆炸

“我必须去见Regis王”
Nyx刚进驾驶舱,只见Ravus坐在驾驶座上调试仪器
“你疯了么殿下,让我驾驶!”
“我有飞空艇驾照的!”
可惜这个飞空艇并不能支撑太久,Ravus正好也看到了Lucis王宫
“Nyx,准备降落”
“什么?”Nyx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时间了,走”
“殿下!你衣服下藏着翅膀么?你没有魔法啊!”
Ravus摇头
“我不相信什么魔法”
Nyx哭笑不得
“可是殿下我们有时候还是要靠魔法的啊!”
“光靠魔法你们Lucis迟早要亡!”
飞空艇在飞至宫殿前,Ravus拽着Nyx跳进了皇宫
“你看,没有魔法还不是成功了”
Ravus边说着边给Nyx简单疗伤,赶往王座之间

Ravus拿着滚落至自己脚边的戒指,想到了Noct…小时候的傻笑
诶,不知道那死小子12年来长成了什么样,是不是还是那个菜逼样
“如果真王的选择条件之一看来必须得是菜逼,那我还是不当了”
他早就放弃了戴戒指的想法,也阻止了一旁想戴上戒指,获得力量的Lunafreya
“可是哥哥!我们失去了那么多…我们本应有的权利,我们的力量……一切都是为了这枚路西斯之戒……”
Ravus摇摇头,握住他的胞妹的双手,温暖而平和,Lunafreya也平静了下来
“我们…并没有这个血统的资格,这枚戒指还是要交给Noct”
“你一定要…照顾好你自己”
Lucis一族戒指,只能让Noct自己戴去

Regis陛下,Ravus,Nyx在电梯间内
“我已经太老了…希望你能为了星球未来,找到他”
Regis将戒指交给了Ravus
“是时候把它给别人了,我会继续协助你们的,Nyx,送Ravus殿下离开Insomnia”
三人一起打败了Glauca并逃出了Insomnia

Neflheim帝国没费什么兵力的成功控制了Insomnia,Lucis沦陷,Lunafreya升职为将军并负责安置市民
在此之前——
Lucis大陆上,听到熟悉的狗叫声,Noct有些害怕的转过身,果然是Umbra
于是他颤抖的打开了交换日记
“Noctis殿下,近来是不是也还在钓鱼和飙车?”
“放下你的钓竿和你的陆行鸟,死小子给我好好当王”
“这种地方都能送过来啊”Prompto摸着它的头,Umbra也很乖的配合着
Noct心想它每次都和主人一样对自己爱理不理,才发现自己在本子上写道“可是没肉的话吃我还是要钓鱼啊”
惨了,Noct仿佛已经看到了Ravus在本子上写下“没出息”的场景

在同Cor,Nyx和自己的父亲汇合后,Noct让他们先安心养伤,自己去把剩下的先王武器拿完,再去找寻六神之力,抢回水晶
毕竟在Ravus的监督下,Noct早早的就收集了先王武器,只是差几把难拿的
这时候Umbra又叼着日记本过来了
“你驾照都被扣三十分了,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跑来找Luna考驾照么,你现在是不是又在飙车,我真想喊人把你车收了”
“我会去先和六神说明真王的使命,一切办完后我在Altissia等着你,Lunafreya也在来的路上”
看到Luna也安稳,Noct感到安心了不少
“谢谢您的帮助,我定不辱使命,成为真王”
估计上一次的回答的话大舅都气死懒得写了……

“神凪大人?真是稀客啊,是最近Neflheim的风太冷了么,您居然还在Lucis呆着”
Ardyn正在看圆盘等着Lucis王子一行人,意外的看着来到这里的Ravus
“来自黑暗的使者……Lucis老古董,你给我妹相亲相了个菜逼真王,真希望你现在就能安息”
Ravus知道砍了他也没用,Ardyn也没惊讶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这个可不能怪我啊,皇帝陛下也同意了,而且你家妹妹不是本来也喜欢那个小真王么…”
“不过这么一想,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啊——”
“谁和你是亲家!”Ravus打断他
“我第一次见那个傻小孙子的时候还送了他你的就任纪念币啊”Ardyn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而且你既然也觉得他菜逼,可他确实是真王,Ravus殿下,我们目标一致啊”
“……什么意思”
“因为我也想让那小子当真王啊~”
“…好,那就让菜逼努力当真王吧”
“一发现他在摸鱼,我就去把他拖回主线,怎样?”
“可以”
“成交”
Lucis王室都去死亲家组成立

“那,Ravus殿下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呢?”
“先把他车收了,现在就收”

读取泰坦记忆的Noct惊讶的问道
“你和Ravus说过话了?Luna怎么样你知道么?”
可是情况危急只能离开圆盘,在被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帝国宰相扯了半天后下飞空艇,果然车也没了
油还没加呢

还在陆行鸟驿站思考车到底在哪的Noct一行人才发现Gentiana和Umbra一起来了
“Ravus已经完成誓约,现在和光耀之戒一起在水都等你,快点去见他吧”Gentiana说完便消失了
Noct打开了Umbra带来的日记本
“雷神的指示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没车了还有陆行鸟,但是别成天想着赛鸟”
……我车果然是你叫人收的么………
“多亏了Ravus殿下,我得到了启示”
Noct小心回复着

Noct在闹基地,明显想拿回豪车
Ravus原本打算看看Noct现在的情况顺便问问Regis陛下如何
结果发现十二年不见了,菜逼真王还是那个菜逼
“获得了雷神的启示,却连哪有什么意义都不知道,结果你还是个这么弱小而愚昧的菜逼真王,你知不知道我说服那个大个子和老头子多麻烦”
娘家人气不过,觉得我妹妹那么好居然要嫁给你,看着就要打起来了,二舅子(?)也拦不住
“如果你在这里死了,我看这个世界的命运也就如此了”
结果给他相亲的婆家人看到了,马上跑来拦着,总算是把娘家人劝走了
“对了Noct殿下,别看Ravus殿下嘴上不留人,他还给你加了油的,以后对Lunafreya好一些,别老成天摸鱼了”
Ravus走后,Ardyn又说了几句
“你谁啊你为什么这么管我……”
“王子殿下,你这亲可是我给你相的啊,都这个年龄了还不谈个对象只知道成天摸鱼——”
“我才20啊!”
这帝国人怎么回事我爸都没逼婚我哪还轮得到你……

“哦,你就是Lunafreya的未婚夫王子啊”
Aranea说完从高处冲下,Noct赶忙召唤武器防御
“脸还挺好看的嘛,哪有Ravus殿下说的那么差啊”
而且身手也还是不差嘛,据说也是Lunafreya哥哥督促的成果,不过打了几下还是有些无聊
“小子我要下班了,结婚的时候记得请我去哦”
说完Aranea又消失在夜色里了
大姐姐你谁啊……帝国人怎么都那么奇怪……

Altissia,Lunafreya一身戎装的见到了自己与其说体虚不如说虚火的哥哥
“Lunafreya…这个戒指,你去给他吧”
“为什么啊哥哥”
Lunafreya走过来,握住自己哥哥有些微凉的手
他这些天一定很艰难……
心疼的看着Ravus疲惫的脸
“哥哥我知道…你这些天以来真的很不容易,为了Noctis殿下,为了Eos的未来…”
“可是你是神凪啊,神凪与王必须相伴左右,这是你的使命啊!”
Ravus摇摇头
“不,我是怕我看到他又忍不住砍死他”
 
拿到了秘银的Noct一行人在飞空艇和Aranea聊的很开心,再一次被对方说婚礼记得请我
回到港口,果然又见到了Umbra
“我已经到Altissia了,Lunafreya也已经到了”
Noct现在纠结死了,想去又不敢去
但他还是回复道“我马上来”

终于还是挣扎着到Altissia了
然而Noct一点也不想去见Ravus
“我…能不去见神凪么……”
“不行,Noct,你可是王!”Gladio呵斥道
“可我也是人啊!你们根本不知道神凪大舅他真的生气起来到底有多可怕啊!”

雨中的水都,Ardyn看着远处望教堂的Ravus,将伞递过去
“亲家,Lunafreya殿下穿上那套婚纱一定很好看”
“闭嘴老古董,你伞还漏雨”

Ravus演讲的时候看到了Noct
Noct在对上视线的一瞬间想起那句老套的“如果眼神能杀人”,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掉到Altissia的水里被水神啃了
不行,他其实还想钓水神的,说不定可以当泡面食材

Ravus唱诵星之歌,召出水神,履行誓约,可是水神果然如史料记载一般的暴躁
“人之所以崇敬神,是敬其慈悲,而神也应赐予慈悲,才有资格称作神”
Ravus紧握着的神凪逆矛刺破地面
“而你…性情暴躁,不听人言,你也配叫神!”
说罢,他手中的神凪逆矛刺向水神
Noct还在水里游泳,就看到Ravus拿着三叉戟…叉带鱼?
“等会儿难道不是我去打他????”

Ardyn走了过去,看到跪在地上有些吃力的Ravus摇摇头
“亲家我是过来人,学医救不了Lucis,更何况救Eos,你的身体快不行了”
Ravus抬手推开他
“谁和你是亲家啊!我就怼下菜逼真王,我又不是圣父心!”
Ardyn突然觉得好像很有道理

“菜逼真王给我起来!你不怼我去怼了!”
在Ravus的帮助下,Noct周身萦绕着先王之力,气势如虹
“这小子…终于看起来有点真王的样子了”
Ravus正感慨着,结果Noct喊着“我要把你钓上来”的瞬移过去了
……忍住,Ravus,一切都是为了未来……

帝国以渎职为由抓走了Fleuret兄妹,据说关在帝国首都基地里,在去的路上Prompto被变态逼婚宰相带走了,Noct也和同伴分离,心情复杂的在帝国基地里被魔导兵追着跑
发现杀出一条血路的大舅的Noct刚想表示一下慰问之情,Ravus立刻呵斥
“等你这个菜逼来救我,我早就死了!”
“早就说了魔法没什么用,你们Lucis当个宝似的,现在好了,更菜逼了!”
Noct刚往前走,地上的魔导兵又抓起了他的腿部,正当Noct还在害怕挣扎时,Ravus已经把那个魔导兵的砍成两截
“谢…谢谢大舅……”
“这种破机器人都能给你吓成这样!你还想保护我妹妹!我妹妹可是将军!”
“大舅子你别老骂我了我听不到变态宰相的提示了!”
“你们Lucis一族都一个模样!就知道折腾人!”
“我在说宰相啊你为什么要说我们一族??”

两人正在吵着过路口,突然冲过来的Lunafreya和Prompto撞上了他们,四人倒地
“Luna!Prompto!”
“哥哥!Noct殿下!你们都没事吗!”
“我把监狱的看守打晕后,发现基地里的魔导兵都失控了一般,不过还好也不是很难对付,本来说先去看看皇帝陛下的情况就拿着卡往上层走”
“没想到Prompto也被困在这里,就带着他一起跑出来了”
在安全屋里听完Lunafreya如何一个人逃脱出来并救了Prompto以后,Ravus更是一副“你配不上我妹妹的死心吧”的眼神看着Noct
Noct当然也发现了,然而完全不敢和他对视
“话说回来,Prompto这是第一次见到Luna吧”Noct突然想到
“啊,是的呢,Lunafreya殿下真的比照片里还美呢”Prompto回答道

水晶十年吸力量,Ravus也只能和其他人一起干等着打使骸,神凪兄妹英勇杀敌的广播在Eos各地播放着
Noct也终于回来了,一回来就看到才从前线回来的Fleuret兄妹
“你居然还活着!快给我去怼你家老祖宗!”
“我…干完这一单我就辞职!!!”
“我妹妹是要当皇后的!不准辞职!”
“哥哥你别再凶他了!”

最终战
“哟这不是亲家么?小真王也从石头缝里回来了?”
“谁跟你是亲家!菜逼真王给我怼他!我给你奶!”
Ravus站在Insomnia的街头看着Lucis一族王牌空战顺便奶一下真王,揍到第三阶段完,两千年没睡觉的老祖宗躺平在宫殿前
“你们又要把我在历史里抹掉么…”
Ravus思考了一下
“Lucis老古董,我知道你不容易也知道你是过来人”
“你看你这个两千年难遇的神级钢板奶,为了块破石头,怒转暴力战法,多不值得”
“在Eos这个没有奶的稀缺星球上,你确实不容易”
众人心想暴力奶和神级奶应该好交流些
黑暗降临已久的大陆上,老祖宗想起了自己好像还有圣父的设定

“我觉得…没有魔法可能更适合这个世界,一切都是水晶六神的折腾,折腾你们一族折腾我们一族的,既然Noctis把水晶和六神的力量都吸收完了……”
“为什么不顺势砸了它,我们要做基于现实的幻想”
“神凪大人所言极是”
于是众人决定一起去砸了破石头
顺便钉死Lucis列祖列宗的棺材板,钉不进去的那个钉的最积极
Eos终于被拯救了!

Ravus直到最后一天都拒绝出席妹妹和邻国国王的婚礼,在妹妹的生拉硬拽下似乎是勉强出席
老祖宗老神凪大舅子老爹一起为婚礼鼓掌,Noct和Luna看着一众高堂在上,还有各位亲朋好友,感谢着他们的祝福
“新婚快乐,我最棒的儿子”
“Noct,要继续努力配得上Lunafreya殿下,陛下不用费心了”
“小祖宗居然能配上女将军啊~”
“Noct!Lunafreya殿下!要幸福啊!”
“Noct终于有个王的样子了啊”
“恭喜了Lunafreya~长得并不差呢”
“……Noct,你要是敢欺负Lunafreya,还是只知道钓鱼飙车赛鸟打手游不顾家的话,我——”
“大舅我一定不会的!”
“好了哥哥别说了,笑一笑嘛,Prompto先生要照相了”

不管怎么说,Eos终于迎来和平了
(完)

天知道我在写什么(
大概就是,正好碰到过年,正好写了个强行甜饼,逻辑啊正经啊啥的全都不要了,这样的(
总之,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79)

  1. 弘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