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玈

臉書:呂玟樺
各大社交網站都有在用,基本搜弘玈就行,但會發東西就只有臉書跟這兒啦。
灣家妹子,深陷多個深坑無法自拔,
本職是畫手卻不務正業瘋狂寫文。
畫風清奇/手繪/低產/對磨刀吃刀懷抱深沉的愛/大雜食可逆可拆極少雷/瘋狂挖坑不填坑。
狒狒15諾普ABO長篇同人文《Stand by me 》無限期拖更中,新坑狒狒7依然長篇、腦洞辣磨大的《假如》火熱上架並且也依然拖更!更新的坑《距離》好評(?)上架啦,努力不拖更然而似乎已經註定要BE。非常感謝每個給我愛心評論甚至關注的小夥伴!!!
目前木有電腦,打文發文全靠手機,排版如果有問題還請多包含,and如果有蟲請不要害羞大力地幫我挑出來!

FF7-Cloud×Denzel-溫馨日常向

Cloud×Denzel

摸魚不寫諾普。


(一)緣起
     克勞德看著那個被他撿回店裡的男孩。他才剛醒,有些怯懦地說了他叫丹澤爾。
     蒂法把他帶進浴室洗了個熱水澡,讓他穿上克勞德的舊衣服——雖然還是不合身,至少乾淨。
     而此刻,他坐在桌前狼吞虎嚥地吃著蒂法做的食物。只是很普通的食物,他卻吃得幾乎要掉下淚來。
     天知道這孩子多久沒好好吃上一頓飯了。克勞德想著,伸手摸了摸那頭不知為何能保持柔順的棕色鬈髮。
    

(二)適應
     丹澤爾已經漸漸融入這裡。
     新的家、新的家人、新的朋友。
     以及——
     「哽————噗噗噗噗噗……」
     他衝到門口等著。
     門打開後金髮的男人看見他有些訝異,愣了下才伸手摸摸他的頭。
     克勞德還沒習慣。
     他坐到吧台讓瑪琳給他倒了杯可樂,沒忽略跟著在身邊坐下的小小身影。
     女孩轉過身又拿了個杯子,給男孩也倒上。
     一手支著頭,克勞德邊啜飲可樂邊看向身旁肩膀高度還不及吧台的孩子。
     長得真好看。
    
(三)父子
     克勞德發現丹澤爾很喜歡黏著他。
     這讓他很莫明其妙,畢竟他一天有大半時間是在外面的,蒂法才是整天照顧兩個孩子的人不是嗎?
     一次去買機車的部件時他和養育多名兒女的老闆聊起這個問題,那人笑著告訴他,這很正常,男孩子總是會和爸爸比較親的。
     當下的克勞德滿臉懵逼,爸爸?他被丹澤爾當成爸爸了嗎?
     他以為頂多就是個哥哥之類的。
    

(四)照護
     這天回到店裡時,沒有見到平時會咚咚咚跑出來迎接他的男孩。
     「克勞德!」瑪琳從吧台探出頭,「丹澤爾在樓上,他今天很不舒服。」
     點點頭,朝正在忙的蒂法打了招呼後,克勞德就往孩子們的臥房走去。
     他進房時丹澤爾還在睡著。伸手摸了摸,他額頭上那塊毛巾已經不那麼涼了。克勞德於是取下它,在一旁水盆裡重新浸過、順便洗掉上頭沾上的黑色膿液,正要擰乾時丹澤爾就醒了。
     「克勞德?」他喊,聲音有氣無力。
     「嗯。」克勞德輕聲應道,把毛巾擰了摺好重新敷回去,「很疼?」
     「嗯……」他抓住了他為他敷上毛巾的手,「待在這裡,好嗎?」
     沉默了幾秒,他抬起另一手覆上那隻小小的手掌,「睡一會兒吧。你醒來之前我都不會走。」
    

(五)暴風期
     隨著兩個孩子開始長個,蒂法有點擔心。
     傳說中可怕的青春期似乎不遠了。
     「克勞德,如果他們討厭我們怎麼辦?」
     「啊?不會吧。他們跟別人家的孩子可不一樣。」
     「是嗎……」

     丹澤爾已經幾乎跟他差不多高了。
     「克勞德,有空嗎?」
     他從成堆的紙張中抬起頭,「怎麼了?」
     「天氣開始變熱了不是嗎?我想去買幾件夏天的衣服。去年的已經穿不下了。」沒說出剩下的問句,丹澤爾覺得對方肯定會理解他的意思。
     「哦。要多少?」克勞德開了抽屜摸向錢盒。
     「……克勞德笨死了。蠢陸行鳥!」丹澤爾磅一聲甩門走了。
     克勞德懵逼地看著門框被震下的粉塵,心想蒂法的擔憂或許不無道理。

     *     *     *     *     *

小丹的名字有好幾版中譯,我是選用了我一開始看的版本。
我是看了一部ZC的漫畫才開始萌這對的(x
那部漫畫的連結我會丟評論。
然後這對的簡稱也很迷啊叫CD……
後續我盡量。
車應該是不會開……應該。
光是腦海裡隨便想想都感覺犯罪(
所以就算要開大概也是寫到小丹成年之後!

哦對了關於人名,之前寫諾普都用英文是因為手寫稿寫英文比較快,但我發現手機打字要一直切換中英鍵盤好麻煩啊,所以除了stand by me以外的都會用中文。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