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玈

FF15 諾普 ABO -Stand by me- 第七章、思

     那杯可可最終是進了馬桶。
     直接空腹吞了藥,在助眠的作用發揮前Prompto轉了國際新聞心不在焉地看著。
     學生時期他曾經買過一本生態攝影集,其中一張照片是一隻花色樸素的鳥,隻身在窩裡望向看不見的遠方。
     旁邊的題了一行字:越鳥巢南枝。他上網搜過了,原句是「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意指離鄉者對故鄉的眷念。
     就像他離開路西斯後沒事就注意著國際消息,只為偶爾或聽或看到幾個熟悉的字眼。

*     *     *     *     *

     積雪還太薄。
     有些失望地蹲下身,Noctis隨手滾了兩個小雪球堆起來。左右張望著沒看到能作五官的東西,索性用手指往上頭戳了兩個洞。
     「做得真爛啊,國王陛下。」
     「Gladio……」他回過頭,「你怎麼在這?」
     「陪某個國王偷懶啊。你呢?」
     「……雪天使。」他輕輕地回答道,「本來是想如果積雪夠厚了就給自己做個雪天使。」
     「Prompto教的?」
     「嗯。」
     Gladiolus 蹲到他身旁,往雪人臉上畫了一條彎彎的線——兩端向下彎的線。
     「怎麼不畫笑臉啊,更醜了。」國王糊了一把雪上去,重新畫一條反方向的線。
      沒想到旁邊的人也依樣畫葫蘆地改回了原本的樣子,「因為他不在,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     *     *     *     *

光副標就多拖了一天233333
下一更大概又要拖了,期末考地獄,嚴司紙娃娃也還差著一大截要趕。心累。
越鳥巢南枝那句諺語真的很戳我。不造為什麼這種思鄉的東西忒打動我x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