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玈

臉書:呂玟樺
各大社交網站都有在用,基本搜弘玈就行,但會發東西就只有臉書跟這兒啦。
灣家妹子,深陷多個深坑無法自拔,
本職是畫手卻不務正業瘋狂寫文。
畫風清奇/手繪/低產/對磨刀吃刀懷抱深沉的愛/大雜食可逆可拆極少雷/瘋狂挖坑不填坑。
狒狒15諾普ABO長篇同人文《Stand by me 》無限期拖更中,新坑狒狒7依然長篇、腦洞辣磨大的《假如》火熱上架並且也依然拖更!更新的坑《距離》好評(?)上架啦,努力不拖更然而似乎已經註定要BE。非常感謝每個給我愛心評論甚至關注的小夥伴!!!
目前木有電腦,打文發文全靠手機,排版如果有問題還請多包含,and如果有蟲請不要害羞大力地幫我挑出來!

FF15 諾普 ABO -Stand by me- 第六章、回憶殺Part.2

     旅途中偶然碰上Prompto發情期時,他們會盡量選擇投宿旅店而不野營——好徹底隔離兩塊一不小心就可能相吸的磁鐵。
     那天,可以算是個天大的意外。
     或者說……荒唐的意外。
     落腳的城市入夜後比白天更繁華,Gladio和Ignis就一起去了市集——兩位服務皇室的貴族總有些只有彼此能懂的辛酸——一個監督著Prompto服下了藥劑、另一個再三告誡他們的年輕國王不准踏入隔壁房間,就放心地出了門。
     但意外嘛,如果能事先被料到那就不叫意外了。
他們離開之後不到一小時,Noctis的房門就被敲響。那時他已經睡了一會兒了,被吵醒也沒多想就爬下床去開了門,等他意識到那股熟悉的特殊氣味,對方已經撲到他身上了。
     他想把Prompto拽回去,他知道一旦時間拖長了他就無法保證自己不失控,就可能犯下無法挽回的大錯……
     「別這樣。」他試圖推開金髮的朋友,但對方馬上吻了過來,濕熱的舌挾帶的高濃度信息素直衝進大腦,飛快啃蝕著他的理智。
    不行、不行……
     「不行!」
     心一橫,他還是推開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有過這樣的意志力。
     「Noct......」面色潮紅的Prompto看向他,眼神裡滿是渴求與慾望,「拜託,幫幫我……我好熱……」
     轟!
     Noctis聽見了,理智炸開的聲音。

     Gladio撞開虛掩的房門後看到的,就是上衣已經脫了一半的Prompto,和壓在其上同樣衣衫不整的Noctis。
     跟在後頭的Ignis快速瞥了眼那兩人的下半身,褲子都還在,應該是趕上了。
     他想跟Gladio過去把人拉開,沒想到還來不及出聲,旁邊的人已經衝上去就是一拳。
     作為Lucis國民能這麼毫不猶豫往他們國王臉上揍的,全世界恐怕就這麼一個了。

     *     *     *     *     *

     「對不起……」
     「你已經說了半小時的對不起了。」Ignis看著身邊那顆人球,有點無奈。
     架著Prompto回房間後他一看到桌上還散發香氣的馬克杯馬上就明白了,把人拉進廁所裡催吐再強餵了抑制劑,清醒之後就是一句又一句帶著哭腔的道歉。
     他伸手拍了拍人球的背,「拜託別這樣,你只是一時忘記,以後注意一點就好了。」
     安靜了幾秒,人球總算抬起頭,滿臉的鼻涕眼淚,「你真溫柔,可是我以後要怎麼面對Noct啊,太尷尬了!」
     「你剛才是在哭這個?那不用擔心,我讓Gladio跟他解釋了,他會明白的。那個人其實比表面上看起來善解人意一點。」頓了頓,他又補充:「只有那麼一點。」
     Prompto抽了幾張衛生紙擦臉,「我當然不是哭那個啊……」
     Ignis看著他,嘆氣,「我知道,所以我說你不用道歉。他自己自制力不夠也有錯。」
     另一人沒再接話,良久才突然又傳來語聲。
     「等事情都結束之後……我會離開的。」

     *     *     *     *     *

說好了今天發!
這一章真是神長所以拖特久233333
怎麼辦我好像寫崩了qwqqq
辣個說轟一聲跟著爆炸的真的炸太早啦(
然後接到小夥伴表示NP這縮寫真的太那啥所以改了,回頭有空把前面幾章也改過來吧😂

评论(1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