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玈

臉書:呂玟樺
各大社交網站都有在用,基本搜弘玈就行,但會發東西就只有臉書跟這兒啦。
灣家妹子,深陷多個深坑無法自拔,
本職是畫手卻不務正業瘋狂寫文。
畫風清奇/手繪/低產/對磨刀吃刀懷抱深沉的愛/大雜食可逆可拆極少雷/瘋狂挖坑不填坑。
狒狒15諾普ABO長篇同人文《Stand by me 》無限期拖更中,新坑狒狒7依然長篇、腦洞辣磨大的《假如》火熱上架並且也依然拖更!更新的坑《距離》好評(?)上架啦,努力不拖更然而似乎已經註定要BE。非常感謝每個給我愛心評論甚至關注的小夥伴!!!
目前木有電腦,打文發文全靠手機,排版如果有問題還請多包含,and如果有蟲請不要害羞大力地幫我挑出來!

FF15 NP ABO -Stand by me- 第五章、回憶殺Part.1


     或許是肇因於早年糟糕的飲食習慣和後來突然地節食……他的第一次發情來得特別晚。
     高一那年冬天,臨近耶誕節,他想送東西給王子,卻苦思不到該送什麼。試探地問了,得到的答案卻是「用不著送禮物吧」。
     但是、還是覺得得送點什麼。
     就在耶誕前兩天,他很清楚地感受到身體狀況異常。只當是感冒——事實上從初中開始他就幾乎沒生過病——正好有了早退的理由。拒絕了Noctis想陪同的好意,他在看醫生前先繞去了高檔的精品店。那是以他的預算能負擔的最高價位。
     抱著「就算被扔掉也沒關係」的決心選了條圍巾,他沒有請店員為他包裝——他想盡快離開那地方,店內的氛圍讓他覺得自己很突兀。
     才剛踏出店門口他就一陣暈眩。
     往旁邊靠上廊柱,他察覺周遭有些不善的目光投向他。
     還有一股奇怪的氣味,來自他自己。
     他終於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     *     *     *     *

     陌生的天花板,高級質感的床褥,有著一股略感熟悉的氣息。
     自己果然是被人怎麼了吧?但動了動四肢,卻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走下床到門邊,轉了轉門把,是反鎖的。
     「你醒了?」
     門外傳來的聲音讓他安下心來。那是他的王族朋友。
     「嗯……這裡是?」
     「我獨立生活的住處。我們要是共處一室會很不妙,你就先那樣待著吧。我通知Ignis了,他等等就送你回去。會餓嗎?還是要喝什麼?」
     「不用了,我……沒什麼食慾。」隔著一道門板說話的感覺很怪,「Noct,你怎麼會……?」
     「你走的時候我注意到你身上的味道了,那節課一敲鐘就跑出來找你,」他輕輕靠上門板,「到場的時候正好看到你快被人拖上車了。」
     「……你怎麼找到我的?」
     「Alpha對於Omega的氣味是非常敏感的。」
     原來……
     「那……你找到我的時候,我手上有沒有一個白色的提袋?還是我的附近?」
     門那端沉默了一下,「有是有,不過裡面的東西掉出來,有點髒掉。我一起拿回來了,再叫Ignis想辦法吧,那個不知道能不能用水洗。」
     「不用了,扔掉吧……」
     要不是窗戶裝著安全護欄,他幾乎想跳窗逃跑。老天,希望他別追問太多。
     「啊?為什麼?不是要送給女朋友的嗎?」
     ……看來是誤會了。
     「不是女朋友啦。只是暗戀而已。」鬆了口氣,他隨口胡謅起來,「在精品店剛出來的時候看了社群網站,還發現她其實有男朋友了。」天知道他今天根本就忘了帶手機出門。
     「所以這條圍巾就不送了?那乾脆給我用吧,我的弄丟了。等等給你錢。」
     「……啊?哦、不用啦,反正弄髒了嘛,哈哈。」
     反正、本來就是要送你的。

     *     *     *     *     *

標題簡單粗暴ヽ(`w´)ノ
Lucia應該是沒有耶誕節這種節日吧,不過反正是同人~

終於發售之後才發現我好像寫錯了不少東西,整個很糾結,是要全部重寫呢還是將錯就錯下去呢?最後還是決定將錯就錯繼續寫了,反正是同人嘛哈哈。(x
有了這種心態之後突然就寫得很順了,一個「錯都錯了就別管什麼canon了」的概念xD

對了,推一篇太七同人文《The fifth act》,樂乎上有翻譯但斷更已久,我實在等不了了自己跑去看原文(英文),作為英文白痴實在看得很想狗帶,但是真的好棒啊。
目前看到23章開頭幾段(嗯呢進度慢到爆炸),雜食屬性又發作了,現在覺得Cloud×Kunsel或Kunsel×Cloud也好讚啊!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