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玈

臉書:呂玟樺
各大社交網站都有在用,基本搜弘玈就行,但會發東西就只有臉書跟這兒啦。
灣家妹子,深陷多個深坑無法自拔,
本職是畫手卻不務正業瘋狂寫文。
畫風清奇/手繪/低產/對磨刀吃刀懷抱深沉的愛/大雜食可逆可拆極少雷/瘋狂挖坑不填坑。
狒狒15諾普ABO長篇同人文《Stand by me 》無限期拖更中,新坑狒狒7依然長篇、腦洞辣磨大的《假如》火熱上架並且也依然拖更!更新的坑《距離》好評(?)上架啦,努力不拖更然而似乎已經註定要BE。非常感謝每個給我愛心評論甚至關注的小夥伴!!!
目前木有電腦,打文發文全靠手機,排版如果有問題還請多包含,and如果有蟲請不要害羞大力地幫我挑出來!

【Zack×Noctis】距離(二)

前文戳頭像。

本來想這次多碼一點的,但果然還是辦不到啊……

ooc注意。

     「諾克特,介不介意告訴我你在打什麼鬼主意?」伊格尼斯環著手臂,聽著國王著衣的悉窣聲。
     諾克提斯穿上皮夾克,「沒啊,我哪有什麼鬼主意,只是買隻鴨而已。」

     談好一切事宜之後他就派人把那個叫扎克斯的男人送回了飯店,而現在距離他們約定的時間只剩二十分鐘,扎克斯已經把新的房間號碼發短信給他了。
     他撥了撥瀏海,戴上帽子,「我看起來如何,Iggy?」然後他馬上就後悔了,看見那副墨鏡的瞬間。「呃……」
     「抱歉,我看不到,但肯定像個流浪漢。」伊格尼斯發出溫柔的輕笑聲,在另一人的胸中微微共鳴,「我用聽的都能大致知道你穿了些什麼,就不怕被攔下?他住的地方還挺高級的呢。」
     「怕什麼,大不了給幾張票子。」調整了下皮帶扣的位置,諾克提斯闔上衣櫃門,「那麼我出門了。要是服務夠好回來再推薦給格拉迪歐。」

     搞得還真像那麼一回事。

………………

     扎克斯坐在床沿,緊張地扭著手指。
     人生第一次賣身居然是在異國啊!
     甚至都不知道該去哪里買必需品,幸好飯店服務周到,情侶套房還可以加價購。

     然後電話響了。
     “菲爾先生,有您的訪客。”櫃檯服務員的聲音有些奇怪,“他說你們約好了,是嗎?”
     「呃,是。」扎克斯才想到這似乎跟剛才幫他換房間的服務員是同一人……唉,大概以為他是彎的了。
     但飯店服務員可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啊,至於因為這點事就這般反應麼?
     是不是那傢伙穿了奇怪的偽裝???

     三分鐘後,嘩,揭曉。
     「……陛下?」扎克斯有點不確定,這跟他白天看到的也太不一樣了吧!
     黑色的鴨舌帽、黑色的T恤、黑色的皮衣、黑色的破洞牛仔褲、黑色的短靴……更別提那頭散亂的黑髮。
     「嗨,扎克斯。」諾克提斯摘下帽子,拿在手上晃了晃「不請我進去嗎?」
     「哦、喔,請進請進。」扎克斯忙讓開身子。
     「你準備的很齊全嘛,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出來賣呢。」諾克提斯一進門就看到鋪得整齊的床鋪和床頭櫃上擺的各種東西,「哦,居然還準備了精油……不錯,這味道我喜歡。」
     扎克斯侷促地站在一旁,「呃,陛下……」
     一屁股坐上床沿,諾克提斯拍了拍身旁的位置,「不急,咱們有一整晚呢,先聊聊天吧?」
     聊什麼啊……扎克斯在心底咕噥著,還是坐了過去,「陛下想聊什麼?」
     「嗯……比方說,這次工作是誰委託的?」
     扎克斯一聽就繃起了神經,即使對方的語氣相當輕鬆——「要是陛下的目的是這個,那麼請回吧,我退你錢拜託你快走。」
     「嗯,堅持不說也沒關係,我還是能查到,不過別對我這麼兇。」諾克提斯的語氣還是很輕鬆,但最後一句卻隱隱帶了點警告。
     「……陛下,我看我們還是別聊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吧。」
     「好,就喜歡你這樣直爽的!
     「首先,陪我下本吧?」
     ?????
     扎克斯二度懵逼。
    

【待續】

今天英文課的時候拿著筆打算在課本上提前練一點甜滋滋的戀愛情節,結果跟著老師念了幾句課文幾個單字、抄了幾個重點又聽了老師幾句題外話,回過神來,咦,我怎麼又磨刀了?????還是以我的能力拉不回來那種2333
可惡,當初答應你們要HE的,現在看來有87%機率無法達成……

下一篇開始正式啟用專門標籤,有興趣的捧油請訂閱「zack×noctis」那個標籤哦啾咪!

對了如果有發現任何形式的蟲請不要吝嗇,大力幫我抓出來!

评论(13)

热度(16)